江西慈善总会举办药品援助项目新发药点揭牌仪式

老张媳妇就住在我家斜对面,隔着一条破马张飞的路。原先那房子住着个能掐会算的“大仙”,“大仙”自然是高于一般人的眼光,又寻了一处风水宝地打造仙府去了,把旧房子卖给了老张。
  
  老张和媳妇是黑龙江人,具体哪里人他们没说,我也没问,实际上我也懒得问。老张其实不老,也就四十啷当岁,因为长得瘦,脸上除了一堆皮就是一条条纵横交错的褶子,年龄显得相当超前。老张个子矮小,据我观察,也就在一米五到一米六之间晃荡。他媳妇看起来比老张年轻不少,就是一张脸被厚厚的劣质粉遮得看不清本来面目。长得倒是人高马大,往我跟前一站,大有排山倒海之势,让人喘不过气来。他(她)俩走在一起,后面看像妈领着儿子,前面看像爸领着闺女,就是不像夫妻。
  
  老张媳妇说话大嗓门,还特别爱笑。和她唠嗑,唠着唠着就哈哈大笑,笑得人心里发毛。那笑声顺着风能窜出老远。她一笑,我就替她担心,担心她脸上那坨粉掉下来砸着谁的脚。后院春生她妈说,老张媳妇一准喝了傻老婆尿了,要不怎么那么爱傻笑呢?
  
  老张媳妇天生自来熟,见谁都姐长哥短地叫,嘴甜的像抹了蜜。搬过来没几天,我正站在门外美滋滋地看着我那些开得满墙都是的蔷薇花,老张媳妇扭着和“熊大”一样又肥又圆的屁股晃过来。
  
  “哎呀姐,看花呢?这花长得可真俊,随你。你说你都老成这样了还这么招眼,这要是年轻那会儿不知得迷倒多少男人,男人见了你一准眼红,哈哈哈…………”
  
  “男人见我眼不红,绿了。”
  
  “绿了?那是狼。哈哈哈……”
  
  老张媳妇边说边撅腚弯腰,从我家园子里薅了把小葱,用手撸吧撸吧,再把小葱往胳肢窝一夹一拽,张开大嘴一顿猛嚼,分分秒秒的功夫,一把葱下肚。整个动作行云流水,一气呵成,惊得我目瞪口呆。
  
  “哟姐,你家这杏儿是真仁的吧?”
  
  没等我回话,老张媳妇手里已经多出几个大黄杏,她把杏往衣襟上一蹭,往嘴里一塞。
  
  “真甜;真甜。随你。哈哈哈……。你说这杏树结了这么多杏,你家也吃不了,我摘点给俺家老张尝尝鲜,哈哈哈……”
  
  人走出十米,葱花味飘出一里地。
  江西慈善总会举办药品援助项目新发药点揭牌仪式
  早些年“大仙”住在那时,她家后院往外撂着一小片荒地。我公公看着不落忍,给中间留出两米宽的小猫道,一撅头一撅头刨,开出一块能种二三百棵玉米的地。自从老张家搬来,把后院的土地利用率提高到极限,恨不得屁股眼上栽两根葱。每年都把小道啃掉一块,最后就剩搁一只脚的宽度了。对此,我颇有微词,又不好说什么,只有忍了。有一年我随单位在外施工,等“五一”回来,别人家的玉米都钻出地面了,我家的种子还没下地。我赶紧买来种子化肥,(当时我公公已经去世)去地里一看,傻眼了,原来仅存的一脚宽的“道”没了,被老张家种上大豆,这还不算,最可气的是还跑到我这边种上一垄。我这火正往上窜呢,老张媳妇推开后窗:“哎呀姐,你可回来了,这把我急的,这地再不下种就晚了,这几天我还跟老张念叨,要不咱帮姐种上,收成算姐的。”
  为方便受援患者取药,慈善总会将位于丁公路52号的发药点迁往象山南路黄庆仁栈华氏大药房。在揭牌仪式上,朱和平要求新发药点和发药员,要以患者为中心,对待领药患者要有“爱心、耐心、责任心”,要像对待自己的亲人一样。并且严禁在发药过程中向患者推销保健品,增加患者负担。省慈善总会虽然将药品储存、发放等环节工作委托给药房,但仍然担负着药品发放的监督管理、与中华慈善总会沟通联络等职责。
慈善药品援助项目是由中华慈善总会发起,为患白血病、肺癌、肝癌等重大疾病的贫困群众提供药品援助的慈善项目,省慈善总会负责向江西境内受助患者发放药品。低保患者向中华慈善总会项目部提交申请通过审核后,可以免费领取药品;非低保患者自费连续服用3至5个月后可提出申请,申请经审核通过后,也可免费领取药品。该项目的实施不仅缓解了重病患者的病情、延续生命,同时提高了生活质量,并减轻了他们的经济负担。这是慈善的大爱精神在医疗救助的体现,扶贫济困,充分利用社会力量帮助最需要的人,给予他们生存的勇气和希望。
  我就烦她得便宜卖乖的德行,头不抬眼不睁地回她:“你这不帮我种上一垄大豆了吗?谢谢你哈!”
  
  “啊?啊!哈哈哈……”
  
  老张媳妇很能干,常年推个三轮车站市场,什么季节卖什么。腊月里蒸年糕粘豆包卖,正二月摊煎饼卖,夏秋卖烀熟的青玉米,小日子过得有模有样。两个儿子一个念重点高中,一个读初中,听说读书都很好。且都随她妈,长得高高大大,被养的水光溜滑。不过,人家都是男主外女主内,她家正好掉了个,女主外男主内。
  
  有一年夏天的傍晚,都五点多了,天还是火辣辣的,能把人烤出油来。我下班回来,老远看见老张媳妇撅个大屁股,吃力地推着三轮车走在我前面。因为这段路是个陡坡,平常我提溜几斤水果走起来都费劲,别说她推着的三轮车上还装着乱七八糟的东西呢。有心上去帮着推,又不爱跟她搭腔,不帮,良心说不过去。算了,看她呼哧呼哧累那样,还是帮着推一把吧。我一搭手,她轻快不少,上气不接下气朝我挤出点笑,比哭还难看。走到平缓地,她停好车子,边用手煽着风边说:“哎呀,谢谢我姐!”我啥时候升级为你姐了?我瞧了她一眼,一件白不白灰不灰的上衣被汗水打湿,紧贴在身上,一层一层的五花肉,随着煽风的手上下抖动,动感十足。
  
  “我说老张媳妇,你就不能让老张给你搭把手啊?看见惯男人的,没看见有你这么惯的。”
  
  “姐,咱家男人,咱不惯谁惯呀?等着别人惯,那还是我的男人吗?”
  
  “那你也不能就累着自己啊,你看你家老张,天天不是坐在墙根晒太阳,就是坐在树荫下歇风凉,多逍遥。你这样惯他,小心他越来越不知心疼你。”
  
  “姐,我就愿意惯他惯孩子,看见他们活得舒服,我就高兴。再说了,我家老张只要晚上知道心疼我就行了。”
  
  说完,笑的前仰后合,汗珠顺着脸蛋子翻着筋斗地往下滚。
  
  “你看我这人吧,谁欺负我行,欺负我家老张和孩子绝对不行,我能和他拼命,一屁股坐死他。”
  
  这话,别人不信,我信。
  
  我对老张媳妇虽然没什么好感,有一件事还是让我感动了一回。我婆婆去世时,我先生不在家,我一时六神无主。老张媳妇市场也不去了,一早跑过来帮忙,跑前跑后,忙里忙外,就像自己的事一样尽心。三天下葬后的答谢宴上,我端着酒杯走到老张媳妇跟前,很真诚地说“谢谢!谢谢啊!”
  
  “哎呀,瞧你说的,这都谁跟谁啊?邻里邻居的,谁家还没个大事小情呀?再说了,俺就稀罕你这有文化的人,哈哈哈……”
  
  老张媳妇站起身,用手捂着半边嘴,贴着我耳根子小声说:“姐,我刚才去后厨溜了一圈,小鸡炖蘑菇,豆腐泡炖排骨和红烧肉还剩不少哦,你家婆婆死了,人更少了,吃不了都坏了,怪可惜的哈。哈哈哈…………”
  

慈善工作

MORE

社区服务

为关爱儿童,铅山县举行“点亮微
你看,春天来了。我知道,你爱人间的春天胜过任何一个季节,可是,你干嘛还睡在冬天里,叫也叫不醒呢?我把...
二维码